主页 > 路亚 > 路亚战报 > 正文

山穷水尽飞蝇寻马口 风光景美溪哥马口齐欢腾

2016-08-04 16:01 sunlee007 路亚战报

此前早已和勇士约好上周末去飞钓大马口,无耐公务缠身,只能与大马口擦肩而过,等回来看到擒获大马口的照片,听说,勇士自己一人就拿下7、8条,立刻有股血脉自心脏直冲脑门,和同事商量一下,这周必去!剩下的就是协调好彼此的时间,周六去寻踪大马口!!!

有些事就是上天的安排、神的旨意,今年年初吧,不知是哪家渔具店或是杂志社给我寄了一盒巨帝的亮片,全息蝉、双曲、水蛭...十几个,谁也没告知我,可能是我买过几个巨帝的亮片,之后答谢我了?反正有些莫名其妙和意外之喜,此行正好派上用场。

我实在是受不了自己的那套飞蝇装备了,当时不懂,轮子超小,和杆子不匹配,起不到,把杆子中心后移的作用,抛起来很闹心,好在和勇士同行,飞蝇饵是不用愁了。

到了钓点,我们第一个目标,先爽下溪哥,于是三条飞线,不断在最水流湍急的地方飞舞,其实不用怎么抛,顺流漂就行,三人第一杆都有口。小咬,震颤,小咬,震颤,震颤,突然,饵被叼住一去不回,扬杆,线绷直的瞬间想一把刀,把溪水割开一道口子,水珠弹到我的脸上,清爽得让我立刻打起精神。

溪哥虽无法和大型鱼去较力,但是为求高氧,藏于水流最急之处,没两把刷子,早被冲飞了,所以自身的爆发力以它的体型来看,还是相当得不可思议。本以为会轻易擒下我今年的首只溪哥,没想到,小样,竟然给我玩起洗鳃,看来他弱小的身体里有一颗强大的鲈鱼的心!

最终,我以压倒性体力上的优势搏到了它,眼神犀利,上眼睑艳红,好像是刚为悦己者容过,通身翻出神秘的淡淡的蓝,如丝般闪亮夺目,肚子肥大,应该是正在用餐的当儿,被我请出了水面,到了我的网里来,显然它不喜欢我的饭母累,急着要走,不断蹦跳,我拍了照赶紧放流,望着她远去的背影连说抱歉。

勇士的毛钩,真是到了真假难辨的境界了,鱼儿是不断的被我们诱骗上岸,40分钟左右吧,我们的溪哥梦想算是完成了,每个人都收获了十几条的样子,其中肥大者占半,虽然一直没有见到被我称为溪哥中的王者——勇士曾经擒获的巨大型外表及其华丽的溪哥,但我们已经心满意足了,转战下一目标掉,巨型马口。

在我们还在和溪哥玩的时候,勇士用他转为巨型马口设计的豆娘,诱拐了一只小马口,这让我们对此行的马口充满了信心。勇士以前用小钩子绑的毛钩,经常被大马口咬,但是中鱼率却不高,经过推演,他把钩子加大,钩门加深,让巨型马口这种大嘴怪,只要咬了就很难逃脱。

我们顺流往里走,一路走一路甩,有翻咬,却没有中鱼,明显鱼儿尚小,不是我们要找的巨型马口。走走,我甩累了,换了相机,去拍拍绿水、蓝天、白云......来的路上还有点儿雾,光顾着低头钓鱼了,这会儿天放晴了,这里湿地,时不时还能看见黑脸琵鹭,远远得看着我们这些不速之客。勇士有防水裤,走在水里,我穿着短裤,冒着被各种虫子咬的风险也下了水,不过走着走着,水位深了,脚下也泥泞起来,只得回到岸边。

走到没有路,只有水的地方,我们放弃上午的搜索,返回吃饭。勇士给我们煮面,我们有些厚脸皮了,他带我玩飞蝇,教抛投,教绑毛钩,送毛钩,还让他带了炉子矿泉水,亲自煮面,我心里充满了罪恶感,不过溪流里的溪哥,让我忘了这一切。我把深恶痛绝的飞蝇竿换成了,shimano ss 系列的小杆,直接绑毛钩,不甩,顺溜漂,漂出满意的局里,再收线,ss的杆子,超爽的搏小鱼性能,体现出来了,鱼的拉力被放大数倍,杆子绝不把力散到外边,一股脑的给了手柄,我算是high翻了,太爽了!

不过,没有飞蝇的抛投,完全等水流把饵送到钓点,明显效率低下,而且我发现,溪哥对入水瞬间的东西最感兴趣,也就是说,轻微的入水溅起的水花,最让它感兴趣。在野外,方便面配肠,就是给个室内的日本料理也不换,有风景和鱼儿陪伴,这顿吃得高端、大气、上档次!

吃饱,我们再战巨型马口,沿着岸的另一侧,再次深入腹地。我换了巨帝的水蛭7.5G,试试,泳姿果然如传闻一样——going down(够淫荡),不过同事显然绝得我很幼稚,他不认为这么大的亮片能上鱼,因为一上午,就让他对巨型马口不抱有希望了。人没有希望,还活着干吗?

我和勇士哥继续搜索着,到了一段有烂树桩子的地方,我打远绕着树桩子的边缘收回,一次,两次,三次,突然杆子一沉,不是溪哥,没有超强的爆发力,但是一扬杆,明显比重量比溪哥大出不少。我掂量对手的功夫,对手率先发力了,拉着线想跑,但是我的1号pe对它来说明显是不可逾越的鸿沟,只是我的杆子倒是弯得可怕,被它牵得左右乱点头,我怕跑跑鱼,没有尽情享受过程,仗着线的拉力强,草草收场,出水的瞬间,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,险些耀瞎我的眼,是巨型马口,今天的梦想鱼种!!!

同事看到,立刻去换亮片了,勇士又往里边走了走,我等同事来了,一顿拍照,然后就把这把吹毛利刃的匕首又放回了碧水寒潭。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跌下山涧,习得盖世武功,又获得旷世匕首的......,“哎,谁打我头,这么疼!”,同事明显是嫉妒,看我发呆,上来打,让我赶紧告诉,是在哪个方位中的鱼。

勇士去深处,开始寒光频闪了,远远得我们看到他提马口像切瓜一样溜到,我俩口水都流到了胸口,没办法,同事的鞋不行,我是短款,也不敢往深里走。等勇士爽够,带了一条最大的马口回来,我实在经不起诱惑了,决定让勇士当我的拐棍,往深里走,即使湿身也要再见马口。

过了一个不深,但是有点沼泽感觉的泥泞区,到了勇哥暴爽马口的地方,应该是被我们惊到了,巨型马口没出来见我们。不过远处水面的景象反倒惊到了我们,在水面三十公分左右飞行的蜻蜓,突然被水底翻出的怪物一口咬住,带到水底,只有啪啪两声和水面荡开的涟漪,巨型马口这是个可怕的杀手,它应该是在水下,盯着水面的蜻蜓一直跟踪,到了它能攻击到的高度机迅速跃出水面,如利剑出鞘,不血刃,敌已倒。

这个季节,蜻蜓点水,是最肥美的时候,巨型马口已经不满足于小鱼虾,转而盯上这些昆虫界的空中霸主,这种跨空间界限的攻击,真是匪夷所思。勇士用豆娘,连中巨型马口不是偶然,显然他是注意到了这个细节,他告诉我,豆娘快入水和刚入水是最容易被攻击的,收线半米左右就没必要再收了,直接再开始下次抛投好了,马口对漂在水上的豆娘不感兴趣。

当我在被马口吃豆娘的场面惊呆的时候,身后的重草区不断传来入水声,听声音,比巨型马口要大很多,我回头看到刚刚泛起一个涟漪,相当大,如果没猜错,应该是淡水黑鱼,这个地方也太神奇了吧,我为什么没买雷杆,没带雷娃,瞬间肠子都悔青了,立刻和勇士约定好,不久再战,目标黑鱼!!!

回来的路上,稻田、夕阳、玉米地一路相伴,能爱上钓鱼,爱上路亚,玩过飞蝇,三生有幸。